您现在的位置:汽车 > 通用汽车全美大罢工,特朗普为何无法发声?

通用汽车全美大罢工,特朗普为何无法发声?

日期:2019-10-26 10:47:33    阅读次数:2698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文/观察网徐赣南]

“锈带”汽车工人是特朗普追求连任时不能得罪的“票位”。通用汽车与特朗普“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成败有关。

当美国的48,000名通用汽车工人罢工时,这可能使通用汽车公司每天损失高达4亿美元,处于中间的特朗普应该怎么办?

他一直被称为“大嘴巴”,很少沉默...

由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发起的近5万名通用汽车工人罢工进入第二天,通用汽车关闭了美国的33家工厂和22个仓库。悲观的估计显示,该公司每天亏损4亿美元。工会以每人每周250美元的标准支持参加罢工的工人。工会拥有高达7.21亿美元的“罢工基金”。

另一方面,当特朗普无法说话时,在本轮选举中处于攻势的民主党嗅到了翻身的机会。拜登、桑德斯、沃伦和其他在大选中站在民主党阵营最前线的候选人最近都站出来说,他们将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站在一起。

罢工游戏,谁能持久?

据路透社和政治新闻(politico News)等媒体消息来源称,通用汽车罢工的主要原因是未能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就薪资、医疗保险、福利、临时工和利润分享达成协议。几个月来,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和通用汽车一直在谈判新一轮旧合同。然而,直到旧合同15日到期,双方仍未达成协议,罢工于第二天(16日)开始。

当地时间2019年9月16日,在美国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在通用汽车弗林特装配厂工作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成员开始罢工@ vision china

大约48,000名通用汽车员工参加了罢工,占美国103,000名通用汽车员工的近一半。罢工导致美国9个州的33家通用汽车制造厂和22个零件配送仓库关闭。这也是该公司自2007年以来最大的罢工。

罢工将影响到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和通用汽车公司。

关于通用汽车,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称,花旗银行17日做出了相对保守的预测:对于每一天的罢工,通用汽车的收入可能损失高达1亿美元。

《底特律自由新闻》(Detroit Free News)预测,罢工将立即冲击通用汽车的收入,估计每日损失3.1亿美元。最悲观的是密歇根安阿伯汽车研究中心。该机构预计通用汽车每天将面临4亿美元的亏损,其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工厂也将受到影响。

观察人士指出,通用汽车2018年的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目前拥有175亿美元的现金和市场债券,165亿美元的循环信贷——总计340亿美元的流动资产。根据每日损失的大小,通用汽车至少能挺过两个月的罢工。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迪夫亚·苏亚代瓦拉(dhivya suryadevara)昨日也表示,如果有必要,公司可以通过“延迟交货”和“减少开支”来对冲罢工。

另一方面,当工会组织罢工时,它承诺每周向参加罢工的每个工人支付250美元。《今日美国》透露,工会本身拥有7.21亿美元的“罢工基金”。根据48,000人的罢工规模,工会将持续一年。

美国联合信贷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罗伯特·戴表示:“一两天或一两周内的短暂罢工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太大损害。然而,持续两周以上的罢工将是毁灭性的,长期罢工将对密歇根和中西部其他地区的汽车零售业产生毁灭性影响。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认为,如果罢工持续到年底,美国第四季度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0.2个百分点。罢工将对通用汽车的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

特朗普“划清了界限”,白宫表示不会干涉

此前,她在社交媒体上多次激怒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后两者被锁在对方喉咙里时,他们反而融合了:

罢工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回应道,“我们又来了”,副总统新闻称之为“无助和随意”。第二天(16日),他在去新墨西哥城参加活动之前接受了采访,并说“如果他们需要,联邦政府的调解总是可能的。”《大西洋月刊》将这句话描述为与双方“划清界限”。

9月17日,政治新闻(politico News)通过两个渠道报道称,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库鲁德和制造业贸易顾问纳瓦罗将参加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和通用汽车之间的调解谈判。但白宫副新闻秘书贾德迪尔(judd deere)立即通过电子邮件反驳道,“这个消息是假的。白宫不会干涉谈判。特朗普总统希望看到谈判公平而迅速的结果。”

虽然罢工将影响通用汽车乃至美国经济,但特朗普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中立”和“不苛求”的态度,这实际上是有意为之。

首先,应该指出的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作为汽车工人的工会,实际上并不是特朗普的共和党售票亭。在最近的美国选举中,美国工会一直倾向于民主党候选人。在2016年的选举中,只有28%的工会成员投票支持特朗普。与2008年的麦凯恩和2012年的罗姆尼相比,特朗普在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中的选票份额较小。

特朗普当年在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按家庭规模投票”结果中表现出色,创造了自1984年以来共和党的最佳表现。但即便如此,民主党在这一领域的票数仍高于共和党。

红线是共和党的支持,蓝线是民主党的支持。

对于通用汽车公司来说,特朗普最初在他的“美国制造业复苏计划”中将它作为一个范例企业进行推广。特朗普一上任,就面临通用汽车的压力,通用汽车承诺在美国创造7000个就业岗位。然而,随着特朗普坚持“贸易孤立主义”和美国汽车消费者需求的变化,通用汽车在去年底宣布裁员15,000人,同时关闭了美国的四家工厂,升级和调整生产线。

在此基础上,当罢工发生时,特朗普注定不会得罪任何一方。

《大西洋月刊》17日称,如果特朗普对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表现出温和,那就相当于亲民主机构的胜利。如果通用表现出灵活性,它将进一步阻碍其未来制造政策的推广。据媒体报道,特朗普现在正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这再次证明了他在竞选期间的言论与未来实际政策推广的结果不一致。

民主党支持工会,曹王德:通用汽车死于工会

继“气候问题”、“移民问题”和“枪支管制问题”之后,这次大罢工对民主党来说是一个新的转折点,民主党在这个选举季节处于攻击性的一方。《华尔街日报》指出,罢工将考验特朗普作为“捍卫者”的能力,以及他能否在逆境中留住关键领域的选民,赢得连任。

与共和党人相比,民主党候选人最近显然很活跃。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民主党阵线的“先锋候选人”,曾在2008年底帮助拯救通用汽车公司,当时后者几乎破产。现在拜登选择支持罢工发起者。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自豪地支持美国工会,支持他们追求工资和待遇的公平。美国工人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伊丽莎白·沃伦曾支持通用汽车,反对特朗普的贸易问题,这次也站在工人一边:“我支持工会,他们罢工要求得到他们应得的。我呼吁通用汽车真诚地与美国汽车工会谈判。”

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说,“我为支持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工作人员感到自豪。我们给通用汽车的信号很明确:停止贪婪行为,坐下来和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谈谈。”

从左到右:沃伦、拜登、桑德斯

劳工问题突然变得热门起来。《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也将演变成新一轮选举的另一个关键点。在这个问题上,曾因纪录片《美国工厂》而广受欢迎的福耀玻璃的老板曹王德最近在中央电视台发表了一份预言性的声明。

9月15日,当通用汽车罢工仍在酝酿时,曹王德在中央电视台的财经“对话”栏目中说,“通用汽车为什么会失败?通用汽车公司死于工会。既然我在等你杀了我,那我最好还是不要自己动手。”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刘戈曾在Observer.com专栏中写道,自从美国工会发展以来,他们一直不是听起来像是由工人按名字组织起来的基层组织,而是由精英管理的真正利益集团。工会可以通过养老基金的运作直接影响公司的决策,例如,威胁让工会养老基金违背工会的意愿出售公司股份,以此向公司董事会施加压力。

对中国来说,美国工会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对美国出口和投资的最大障碍之一。劳联-产联一直指责中国政府和企业双重剥削工人。它认为中国在国际贸易中采取了实质性的“社会倾销”,严重损害了美国工人的利益。然而,对中国来说,政府和企业都不缺乏对美国工会的研究和沟通,工会在谈判中也没有被视为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因此在这方面处于劣势。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