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科技 > 掌阅科技王良:数字阅读免费模式不会带来颠覆

掌阅科技王良:数字阅读免费模式不会带来颠覆

日期:2019-12-01 21:20:46    阅读次数:1047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证券时报》记者武志

数字阅读产业近年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已经从一个不太受关注的细分领域变成了巨人的“必争之地”。作为中国数字阅读领域的领先企业和主要的独立数字阅读平台,掌上阅读技术(603533)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面对这些变化,掌上阅读技术将如何应对?最近,《证券时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汉德雷丁科技的联合创始人王良。王良还担任了《证券时报》的“2019中国超级潜在知识产权评选”的评委。

做好内容和服务工作

《证券时报》记者:汉德雷丁长期以来一直在数字阅读领域努力工作。目前,其市场份额相对领先。公司如何保持领先地位?

王良:最近,有一些产品使用模型颠覆数字阅读行业。从短期来看,它们肯定会带来影响。然而,短期影响不足以影响我们十多年的积累,但可能会对现在产生一些影响。只要我们做出适当的调整,这种影响是可以处理的。

数字阅读产业的核心是平台内容的积累和基于内容提供的核心服务,如阅读场景、氛围、关系链等。未来,我们可能会升级我们的阅读体验,并根据内容创新我们的产品形式。核心是搞好内容服务。

《证券时报》记者:直接购买作品版权和自己制作原创内容给企业带来的价值有什么区别?

王良:我们的内容主要是我们自己制作的。我们的原始内容生产能力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购买的内容是对我们的补充。但是,作者将根据平台的属性来创建自己制作的内容,这样的工作可能更适合我们平台的用户。

外部采购的内容都是成品。经过验证,我们不会关心它是如何产生的,但是我们产生的内容需要从源头上考虑。此外,通过我们的生产系统,我们将培训一批有能力适应变化的作者。当行业未来发生变化时,我们既有内容也有能力适应变化。

《证券时报》记者:汉德雷丁科技目前拥有许多高质量的知识产权股票。公司的后续发展计划是什么?

王良:我们最初的策略是出售知识产权。这种模式相对简单,对我们来说风险相对较小。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卖掉它,如果不行,我们可以保留它。然而,缺点是它与我们无关,与我们的影视公司没有联系,因此知识产权的影响是有问题的。所以现在我们也成立了一个影视团队,其主要职责是将我们真正的高质量内容与下游联系起来。我们还将参与项目规划和制作,以便我们能够更多地控制许多项目,并将每个人的兴趣放在一起,这将对我们未来的内容开发更有帮助。

《证券时报》记者:自去年以来,下游影视行业进入了一个“寒冬”。现在市场上知识产权价格高吗?

王良:目前的价格比原价低得多。原价基本上很高。现在一些头ip作品的价格相当高,但肯定没有高峰期高。大多数知识产权价格都非常合理。此外,现在更多的是“风险分担”模式,版权方不直接出售知识产权,而是一起进入项目做项目。

免费阅读不会带来颠覆。

《证券时报》记者:数字阅读最初是从免费开始的。近年来,用户的支付意愿越来越强。但是现在免费阅读正在增加。这会对行业产生影响吗?

王良:数字阅读产业不会完全进入自由时代。当时的免费是由于支付和其他技术手段的不成熟。所有行业最终都会恢复支付。我认为在未来的数字阅读市场,免费模式将是支付模式的一个很好的补充,其市场规模也不小。然而,这个行业生存的核心必须是支付高质量的内容。无论是为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为了创造者的创造生态,支付方式都是比较好的。

《证券时报》记者:免费阅读是从股票市场上切下的一块“蛋糕”还是对行业的一种增值?

王良:免费模式不会颠覆付费模式,但免费模式会拓展市场,一些不看付费内容的观众可能会被吸引。从这个角度来看,自由阅读模式是有价值的。

目前,大多数掌上阅读技术的用户都是付费用户。我们实施了免费阅读服务,可以减少老用户的流失,同时扩大增量。然而,当我们做免费阅读时,我们必须增加付费内容的投入,改善用户的阅读服务和阅读体验。由于内容是免费的,用户也愿意接受广告。如果你想让用户再次付费,你必须让用户觉得服务质量已经提高,否则用户可能会觉得毫无价值,至少部分服务会丢失。

《证券时报》记者:当你向自由阅读领域的竞争对手手写阅读你作品的版权时,你不担心挑战自己吗?

王良:免费阅读是一种基于用户对在线小说内容需求的交通产品。它是一个竞争者,但并不完全是一个竞争者,因为尽管它在股票市场上有竞争,但它的核心仍然是一个增量市场。手写阅读具有强大的连续内容生产和服务能力。我们可以不断制作好的内容,我对我们的服务能力有信心。如果我对我阅读的内容的生产率没有信心,我们就不会出售它。

让杰出的作家获得最大的收获

来自《证券时报》的记者:许多平台都投入巨资来争夺首席作品和作者。对手写阅读技术的投资是什么?

王良:对于首席作者和作品,所有平台都有相同的策略。数字阅读平台在签约首席作者和购买首席内容上花了很多钱,因为首席作者的作品产生了这样的价值。所有行业都应该这样做,优秀的作家应该得到最多的钱。后者非优秀的作家应该给他更多的流动和机会,但收入将是“28条原则”。

《证券时报》记者:网络文学市场公平评价首席作者吗?首席作者的收入等于产生的价值吗?

王良:存在是合理的。根据公平和不公平来判断实际上违反了商法。首席在线作家拥有大量粉丝,这些粉丝也是从一部作品积累到另一部作品的。没有绝对公平的评价标准。读者的选择是最好的答案,因此他们获得相应的商业价值是合理的。

然而,这个平台不会刻意夸大作家的收入和价值。作家不是明星。他们应该专注于创造好的内容。与此同时,我们更加鼓励人们创新,鼓励人们写出他们最擅长的东西,并创造新事物。作家自己必须长大。

《证券时报》记者:许多网络文学领域的知名作家都是十多年前的“老面孔”。为什么近年来没有多少优秀的在线作家?

王良:首先,我认为近年来有许多优秀的作家和作品,但是爆发的次数比过去少了。在这方面,网络文学平台有一定的责任,因为多年来网络文学平台基本上已经被“消费”。随着互联网上人口红利的爆发,该平台近年来一直在不断争夺首席作者,希望作者能够迅速制作内容来吸引用户,使得每个人都浮躁,甚至没有精力和耐心去制作好作品。

所以现在我们将让创作者沉下心来,变得更有耐心,做更详细的分类和长期高质量的内容。我们应该给新的和年轻的内容创作者更多的机会和空间。

积极应对变化

《证券时报》记者:数字阅读已经进入股票竞争市场。你对该行业未来3到5年的趋势有什么看法?

王良:我认为数字阅读增量市场已经很小了,基本上接近饱和,年增长率有限。现在我们必须进行横向用户挖掘。过去,数字阅读平台不足以挖掘单个用户的价值。它只赚了最简单、最少的钱。用户价值挖掘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金矿”。

此外,内容是数字阅读产业和娱乐产业的核心,所以未来我们将更多地关注内容的下沉,如内容的差异化等。我们将在内容的良性生产和年轻作者的培养和成长上使用更多的流量。

《证券时报》记者:年轻用户和原始用户在支付习惯上有什么不同?

王良:我认为年轻用户比以前有更好的支付习惯。他们更愿意付费,但现在仅仅按内容支付“95后”和“00后”更困难,因为他对内容更挑剔。他可能认为自己写得很好,但他不愿意为纯文本付费。但是如果他们能提供一个新的剧本或形象,他们可能愿意支付更多。年轻用户不仅为纯内容付费,也为服务付费。他们的综合要求相对较高。

《证券时报》记者:中国的一些在线作品现在在海外更受欢迎。海上阅读的布局是什么?

王良:网络文学从两个方面走向海洋。首先,我们必须坚持下去。我认为将一些中国的首部作品翻译成海外语言对海外市场有一定的影响。然而,很难形成如此数量的规模经济。网络文学不像电影和游戏,很容易产生单一的产品和爆炸。这是一次带着内容出海的尝试,但核心仍然是以一种方式出海。基于内容ip的整个产业链的商业模式是出海,然后大部分内容出海,部分内容本地化。这是最好的。

澳客彩票 体育投注 吉林快三投注 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