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财经 > 补贴红利不再 动力电池加速洗牌

补贴红利不再 动力电池加速洗牌

日期:2019-12-02 15:37:50    阅读次数:3821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随着补贴过渡期的结束,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出现负增长。

根据中国汽车协会的数据,今年7月,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分别完成8.4万辆和8万辆,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6.9%和4.7%。这是自2017年1月以来的首次下降。然而,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的下降直接影响电池的装机容量。今年8月,中国的动力电池装机容量总计为3.5千兆瓦,同比下降17.1%,环比下降26.4%。经过多年动力电池行业的快速发展,近年来,随着补贴的逐步减少,不断重组和集中度的不断提高。

华北理工大学汽车工业创新中心主任洪雪告诉《中国商报》:“这是市场的正常良性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强者将保持强大,而弱者将保持虚弱。补贴撤退带来的成本压力正在传递,一些企业(仅)受到价格的影响。但对一些企业来说,这是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未来,整个行业将处于一段痛苦时期,并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这个行业的发展需要“纯粹的营销经验”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补贴政策的影响

此前,在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推动下,动力电池行业迅速崛起。

“几年前,因为电动(蒸汽)汽车发展很好,所以动力电池增长很快。多年来,增长率已经超过100%,远远高于传统汽车。”纪洪雪告诉中国商业新闻记者。

“过去,在政策鼓励,特别是高额补贴的推动下,动力电池行业蓬勃发展。从上游锂开采和锂盐提取到电池级锂加工和生产;然后连接到电池的每个模块,包括电极、电极材料和隔板。整个开发速度非常快。应该说产业链是完整的。”深圳前海付伟基金董事长刘郭虹告诉记者。

工业爆炸也催生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等明星企业。根据高技术产业研究所的数据,宁德时报和比亚迪在2019年上半年的装机容量稳坐行业前两名,分别为13.64千兆瓦时和7.36千兆瓦时,分别占总发电量的45.45%和24.28%。远远落后于郭萱高科技(1.76千兆瓦时)、李绅(0.81千兆瓦时)和怡威锂能(0.56千兆瓦时)的3-5位,郭萱高科技已经成为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双头垄断”。

此外,自今年以来,许多公司已经进入动力电池产业链。例如,白蓉科技、航科科技、嘉园科技、汉川智能等。

然而,随着补贴的减少和新能源汽车产销增速的放缓,二、三级动力电池企业在向上游输送后生存状况继续恶化,一批装机容量一度在前10名的企业“落在后面”。

2017年,深圳沃特马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特马”)在国内装机容量为2.41千兆瓦时的动力电池企业中也名列第三,与宁德时报和比亚迪持平。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一年后,它“崩溃”,陷入了打破资本链的困境。

据行业分析,沃特马的困境除了管理不善之外,还与其电池产品的技术路线有关。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实际应用中,根据正极材料的类型,可分为三元材料电池、磷酸铁锂、锰酸锂、钛酸锂等。根据包装方式和形状,可分为方形电池、圆柱形电池和软包装电池。根据正极材料,三元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是两种主要的工艺路线。

Watma专注于磷酸铁锂电池,型号较少。磷酸铁锂具有稳定性好、寿命长和成本优势,但缺点是能量密度普遍。至于为什么没有选择三元工艺路线,沃特玛的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没有选择三元路线是因为三元电池所需的钴极其稀缺,当市场完全爆发时,对钴的需求将难以满足。

比亚迪的人士告诉记者,磷酸铁锂电池具有稳定性高、安全性好的特点,缺点是能量密度低于目前主流三元电池。

在技术路线上,还有排名第五的银龙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龙”),因其众多企业家股份而闻名。银龙主要专注于钛酸锂电池,其质量、安全性和使用寿命都非常优异,但最大的短板能量密度也很低。因此,钛酸锂电池大多只用于公共汽车或短途公共汽车市场。在这部分市场发展放缓的同时,去年银龙也陷入了员工离职和工厂倒闭的困境。

记者了解到,在过去几年里,在乘用车补贴和能源密度之间联系的影响下,大多数国内动力电池制造商转向三元电池。结果,宁德时代飞速发展。富能科技也因其三元软袋而闻名,而郭萱高科技是少数几家在乘用车上维护磷酸铁锂电池的企业之一。

今年,补贴大幅下降,磷酸铁锂电池开始复苏。根据财富证券研究报告(fortune securities Research Report),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将于2019年出台,乘用车行业将取消地方补贴。总体坡度起伏范围约为60%~67%。考虑到磷酸铁锂的安全性和长周期带来的经济性,随着补贴的减少,对磷酸铁锂的边际需求将会恢复。

根据郭进证券7月份的计算,以400公里和250公里巡航车为例,扣除补贴后磷酸铁锂的综合成本分别比3元低5600元和3500元。

业内人士还表示:“取消补贴将刺激磷酸铁锂电池市场的复苏。今年6月,斜率退出过渡期结束,三元锂电池制造商的成本压力飙升。磷酸铁锂的成本、安全性和耐久性均优于三元锂电池,未来磷酸铁锂电池有望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浓度进一步提高了。

除了技术路线外,“后补贴时代”的动力电池企业的生存环境也发生了变化。财富证券研究新闻称,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降至最低后,“该行业的毛利润面临压力。”

关于“后补贴时代”,纪洪雪说:“这是市场正常良性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强者将保持强大,而弱者将保持脆弱。”

“在过去的两年里,整个行业一直处于高度整合的时期。市场一体化和产业升级的进程正在进行。这项政策也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过去,对整车和锂电池组件都有补贴。后来,市场化后,补贴趋于高端化,需要电池的使用寿命和整车的耐久性。这是整个产业升级的巨大推动力。”刘郭虹说道。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表现并不乐观,可能是由于补贴政策的影响。

作为中国三元件软包装动力电池的领导者,富能科技在过去的两年中,在三元件软包装电池的装运和装机容量方面,在中国排名第一。然而,富能科技近年来的财务指标并不好看。在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盈利后,该公司自2018年以来已陷入实际亏损。2018年扣除非盈利损失近2亿元,2019年上半年扣除非盈利损失2000多万元。

郭萱高科技也是如此。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36.07亿元,同比增长38.36%。毛利率为29.51%,远低于2015年至2016年间约47%的水平,较去年同期下降4.2%。净营运现金流为-2.62亿元,同比下降87.96%。

华泰证券研究新闻指出,2019年上半年,郭萱高新技术应收账款从年初的50.01亿元增加到年中的66.58亿元。年中库存为24.07亿元,其中成品为16.19亿元,这意味着至少有15亿瓦的动力电池库存。

即使在宁德时代,比亚迪等龙头企业的毛利率水平也呈现下降趋势。例如,在宁德时代,从2016年到2018年,毛利率开始下降,分别为43.7%、36.29%和32.79%。到今年上半年,这一比例已降至29.79%。

与此同时,动力电池行业的负载企业数量减少,集中度提高。

据中国汽车协会统计,今年8月,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共有44家动力电池企业实现了装车匹配,比7月份少3家。自2017年以来,完成装载设施的动力电池企业数量从2017年2月的28家增加到当年12月的81家,然后在今年前8个月减少到40-50家。

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中国前3名、前5名和前10名动力电池企业分别占总产量的70.2%、79.1%和90.1%。排名前两位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占总产量的一半以上。今年8月,中国三大、五大和十大动力电池企业分别占总产量的77.9%、85.5%和96.4%。近年来,企业产出集中度继续保持这一趋势,并进一步提高。

对此,纪洪雪告诉记者:“在传输过程中,补贴撤退带来的成本压力,一些企业具有相对较强的技术能力,与客户的关系也相对较强,并受到(仅)价格的冲击。但对一些企业来说,这是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未来,整个行业将处于一段痛苦时期,并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动力电池)这个行业的发展需要“纯粹的营销经验”才能真正成长。”

来源:中国商业新闻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在线买彩票 江苏快3购买 幸运28购买 ag 广西快乐十分